>

不想走出相思,短篇小说

- 编辑: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

不想走出相思,短篇小说

寂静的夜里我蓦然坐起

今夜无眠,空寂的深夜里,不由控制的闪现出一段段美好的回忆。

灰色的空间我本该是忧伤的年纪一个人徘徊在漫雨的人生里不喜欢撑伞假装坚强然而你的出现使我的世界不再沉寂从此忧伤或许只存在于回忆在我的世界里那时,花开

摘要: 爱情雨作者 北国红豆梦源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不知不觉天下起了小雨。他望着屋外的小雨,一股忧伤又爬上了心头。他拿了把雨伞,示意老刘不要跟着他,说自己出去随便走走,于是就一个人走出了公司。天空下着 ...

梦中是你梦外还是你

这一刻,我想到了两个字--相思。

那时,花开在两个人的世界里然而我的世界太小只装得下你和些许小甜蜜这幸福之花就让它绽放在你的世界里在我的世界里你可以是一位骄傲的公主虽然没有王子我依旧期待一个童话般的结局

爱情雨

过去的甜美让眼前的酸楚

那么我就问自己,何谓相思?为何相思?

那时,花开在寒冷的冬季却凋谢在我的春天里我的童话没有了结局相思泪化雨飘落在我的世界里一个人蜷缩在灰色的空间吻断相思回忆依旧残存回忆那时那些小甜蜜那时,有你那时,花开那时,我很幸福

作者 北国红豆

一次次淹没又一次次搅起

想起了这么一句千古名诗“明知相思苦,偏要苦相思,欲要与君绝,岂料更相思。明知相思苦,何必苦相思,几番细思后,还是相思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梦源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不知不觉天下起了小雨。他望着屋外的小雨,一股忧伤又爬上了心头。他拿了把雨伞,示意老刘不要跟着他,说自己出去随便走走,于是就一个人走出了公司。

你清晰的笑靥又掀起一片片心中的涟漪

这么一句矛盾重重的话,竟然千古流传,当然此诗绝对是经典。

天空下着濛濛雨

剪切几个梦的片段去修补

为何要说他矛盾重重,那就得说说这诗句的一个重点字-苦。

那是一场爱情雨

珍藏许久的甜蜜

且说”明知相思苦,偏要苦相思。" 那么, 人都是追求美好的,追求甜美的,怎么会有人宁愿去日日夜夜吃”苦“呢?不矛盾吗?

一场一场爱情雨

于是我拥抱着月光去细读流逝的故事

后一句”几番细思后,还是相思好。“这一句才说出了为何要去"苦苦相思”了,

爱情雨

用忧伤连接心跳

说明,相思不是苦,相思是一种幸福,满满的幸福感刺激着大脑;相思是一种甜蜜,淡淡的温馨充斥着心田。

雨中有我

让强烈的心动去刷新一份份衰老的记忆

这才是为什么总在不经意的思念起某人,特别是在心灵最静寂的时候,突然而然的,不由自主的。这就是相思。

雨中有你

哭也为你笑也为你

有爱才有思,有思则有爱。不爱则不思,不思则无爱。

一起淋浴在这爱情的雨里

也尝试过走出相思

一切的源头来自于爱,那种甜蜜的回忆,幸福的记忆,是抹除不去的,这就是为何相思。

淋浴在这爱情的雨里

可淡淡的忧伤中总渗透着更加温馨的甜蜜

思念是一种幸福的忧伤,是一种甜蜜的惆怅,是一种温馨的痛苦。

爱情的雨里

说什么才好

思念折磨人,也锻炼人,更铸造了人的性格的沉稳和感情的深沉。

梦源,这个多情的种子,就这么痴呆呆的,痴呆呆的,冷冷清清,孤孤单单地在雨中走着走着。

你的微笑在思念的海中进也依依退也依依

思念别人是一种温馨,被别人思念是一种幸福。

这场如雾如云的雨帐,遮盖不住他内心的痛楚,忧愁。是雨水,是泪水,分不清分不清。雨哗哗,雨哗哗浇湿了梦源,也浇碎了梦源那颗爱之心。

就这样我不想走出相思

海,还是海,依然宽广。

依然是痴痴呆呆,依然是悠悠思绪。

纵然你远隔千里万里

石,还是石,依旧如盘。

抛不开的痴情,甩不掉的相思。

就这样让心慢慢的痛到麻木默默的想你、念你

澳门萄京娱乐场,心,还是心,仍然相思。

澳门新匍京官网,梦源就这么在雨中痛苦地徘徊着,徘徊着。

你,还是你,仍旧美丽。

路边的一条长椅,身边的一丛花草,那棵垂杨柳,那条幽静小路……

我,还是我,始终如一。

梦源就这么走啊走啊,他忘不了那个娇小的倩影,长椅上曾依偎过一对恋影,花草边曾留过甜蜜的吻,垂杨柳旁曾有过那娇小的身影,悠悠小路上曾经一对恋人追逐打闹。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忘不了,忘不了,忘不了!梦源呆呆地走着,大脑不时地忆着过去,忆着过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伊萍,他的萍,你在何方呢?你可知此时此刻,这个可怜的痴情人儿,痛楚在风雨里,相思在追忆中。

“萍--”

“萍--”

澳门葡京真人开户,梦源忽然发现在前边小楼里他的萍站在那,正冲他笑呢?他大叫着跑过去,可是人又忽的不见了。

依然是空空小楼,楼下清水潺潺。

梦源望着这昏朦朦的天空,脸色异样难看,痛楚的表情,使梦源的脸色很怕人,他仰望着天空就这么伊萍伊萍地叫着,是泪是雨,没有回声,没有回声,听到的只是哗哗的雨声,哗哗的雨声。

“伊萍走了,再也不愿见我了”

“伊萍--伊萍”

梦源痛楚地念着他的萍的名字,有漫无目的的向前走,任雨水哗哗,任自己走向何方。

盛英楼,前面是盛英楼。

梦源痴呆呆地进了酒楼,这些日子,他常常喝酒,酒量很大,脾气变得异常暴躁。梦源坐在一个座位上,叫着:

“酒--”

“服务员,拿酒来--”

这楼里的服务员几乎都认识梦源,梦源和她们的女经理艾云,及艾云的女友伊萍常常于此聚会,早就熟知了。但今天,梦源像个落汤鸡,浑身湿漉漉的,痴痴呆呆,愣愣磕磕,完全失去了公司助理的架子,风度,他只是酒酒地叫着。

服务员立刻告诉了艾云。

本文由最新政策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不想走出相思,短篇小说